營銷網絡中的互聯網思維、90后與標題黨

2016-07-18 1368 1 編輯:深色多郎 來源:本站原創

很久前的一個晚上,跟朋友聊到NIKO那篇《少年不可欺》的“檄文”的時候,她反復問我:你認為這件事是真的嗎?她提出這個問題的背景是,上午她在朋友圈因為悲憤轉發了這篇文章,然后下午又聽到懷疑NIKO炒作的聲音。而現在,便徹底迷惑了,盡管并沒有證據證實NIKO的炒作,但她依然保持著高度的警覺。

站在她的角度,這或多或少算是對被過度“營銷”的條件反射。從公眾吐槽“明年給員工發一個億”的余佳文,到質疑悲情對抗優酷維權的NIKO EDWARDS,公眾對類似事件的態度轉變,看上去更像是一次對過分強調標新立異、營銷和炒作玩法的大面積反彈。

興許你還記得這些人的名字:馬佳佳、劉克楠、赫暢、雕爺、孟兵、張天一……沒錯,他們是“互聯網思維”的標志性人物,曾經用快速營銷讓自己聲名鵲起,也成為了不少正于轉型困境中的傳統企業羨慕的對象。

而同樣的劇情還可以套在90后身上,比如90后創業者、90后投資人等等等等。總之,幾乎每個信奉營銷至上的創業者們試圖在給自己貼上一張標簽,不管是“互聯網思維”還是“90后”,只要能夠讓自己成為話題,就成功了一半——而這些,與標簽背后的真實含義都無關(正因為此,曾經有相當一陣子我還以為自己被甩進了80后群體)。

所以,你能看到“信奉互聯網思維”的黃太吉、“反對互聯網思維的”張天一、“90后創業者”馬佳佳,以及那個最近紅遍網絡“讓員工自己給自己發工資”的余佳文——總之,標簽、營銷、成功,在這里都是近義詞。

不過,你是否發現,如果他們的企業業務一旦出現負面新聞,同樣也會迅速擴散,而這往往帶來的是致命一擊。事實上,他們在企業經營上大多沒有什么成熟的經驗,而產品切入也更多為營銷服務,更談不上什么抗風險能力。互聯網營銷是利器,也是兇器,這便是所謂的“捧殺”。

然而,捧殺畢竟是先捧再殺。眼下,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在追捧社交網絡的傳播爆發力的時候,也有越來越多的用戶開始形成“抗體”。對后者而言,他們長期充當了一個傳播中弱勢群體,被營銷、被欺騙、被利用同情心。

久而久之,他們也開始在無意識中形成了一套“甄別”方法論。而苦果,則由后來者比如我們此前提到的《追氣球的熊孩子》來承擔。他或許只是單純的想借助社交網絡來解決問題,但作為一個19歲的少年,他顯然沒有預計到這場純粹朋友圈傳播帶來的另一面。

先信任,再懷疑,最后選擇旁觀,公眾的類似反應邏輯也出現在另一件有意思的事上——標題黨。

在我剛入行的時候,一位前輩反復告誡我不要拘謹,要標題黨。前輩的話自然要謹遵,但后來作為一名用戶閱讀的時候,自己卻越來越厭倦類似標題黨。觀察后,我卻發現:標題黨是過度營銷,更是欺騙。

實際上,對大部分用戶而言,即便他長期都只是瀏覽標題卻并不妨礙他持續的關注成為你的用戶,因為他不討厭你;而你倘若冒險給一篇內容文章套上假大空的標題,也許幾次中你都能獲得高流量,但這其實是寅吃卯糧,用戶很快就會離開。

于是,對于一個編輯而言,最土的方法也就是最有效的方法了。你可以將10篇文章中的9篇都用了普普通通的標題,只需要有一篇好的內容用了一個實至名歸的標題,你的用戶依然還是你的用戶。在這里,你也完成了從流量導向到用戶導向的轉變。

從這個角度來思考,創業同樣如此。營銷對一個企業來說,非常重要,在一個網絡正在消除信息不對稱、社交網絡隨時可能被引爆的時代,更重要的是卻是事情本身,盡可能的關注當下,關注尚未改變的和能夠改變的。

而最近,所接觸到的早期創業者中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厭倦營銷了。他們更在意自己的產品,在意用戶的反饋,對他們而言,營銷真的算得上是雕蟲小技了。我相信這是對的:好產品會說話,一篇博人同情的文章都能在微信上收獲10萬的閱讀量,何況一個持續發聲的好產品呢?

其實,用戶很簡單,只是不希望你騙他。

本站文章均為深正網站建設摘自權威資料,書籍,或網絡原創文章,如有版權糾紛或者違規問題,請即刻聯系我們刪除,我們歡迎您分享,引用和轉載,但謝絕直接搬磚和抄襲!感謝...
關注深正互聯
七星彩头尾